冯鑫被捕 “小乐视”陨落

来源:885财经 2019-12-05 14:06:07 收藏(0 评论(0 点赞(0
摘要:当年在年报当中,暴风集团称,已经在三条线完成了全球DT大娱乐的战略基本轮廓,而却布局已经完成了60%。在2017年9月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冯鑫承认自己上市后“有点膨胀”,并称“现在暴风的能力只能做影音、电视、VR,内容这块有就有,没有就算了”。

   当年在年报当中,暴风集团称,已经在三条线完成了全球DT大娱乐的战略基本轮廓,而却布局已经完成了60%。在2017年9月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冯鑫承认自己上市后“有点膨胀”,并称“现在暴风的能力只能做影音、电视、VR,内容这块有就有,没有就算了”。

QQ图片20191205140514.png

       上市膨胀疯狂扩张,屡次股权融资被否

  上市不久后的2015年5月初,暴风集团放出其公司史上最为宏大的战略——全球DT大娱乐。在冯鑫的规划中,DT大娱乐包括暴风魔镜(VR)、暴风体育、暴风影业、暴风TV四个新的业务中心,不仅在中国,在国际上也要进行布局。为此,暴风集团从“暴风科技”更名“暴风科技集团”。

  随后数月内,暴风集团动作频频,先后推出暴风魔镜和暴风超体电视,上线暴风秀场,建立DT大数据中心,联手海洋音乐构建流量联邦,联手天象互动打造手游发行平台,以及孵化暴风云视频、暴风加油站、暴风私影、云朵TV助手、暴风文化等项目。

  在当年年报中,暴风集团称,已“在内容、服务、商业三条线上完成了全球DT大娱乐战略的基本轮廓,布局完成60%”。

  2016年3月,暴风集团披露了其上市以后的首份并购方案,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分别以10.5亿、10.8亿、9.75亿元的交易对价,购买甘普科技100%股权、稻草熊影业60%股权和立动科技100%股权,交易总价合计31.05亿元。

  甘普科技和立动科技为游戏公司,而稻草熊影业的设立方为自然人刘小枫、演员刘诗诗、演员赵丽颖。上述三家标的公司经营历史不长,而盈利预测的金额都有大幅增长,且均出现数十倍的估值增长。3个月后,暴风集团的并购方案上会,被证监会并购重组委以“标的公司盈利能力具有较大不确定性”为由否决。

  并购方案被否后,暴风集团仍对外表示,会继续推进“全球DT大娱乐”战略。两个月后,暴风集团祭出新方案——拟定增募资20亿,用于互联网娱乐综合平台项目、DT平台基础设施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冯鑫认为暴风集团上市是获得核武器,但是除了IPO募集的1.6亿元,暴风集团上市后没有从资本市场拿到一分钱融资。而烧钱的业务还在继续。

  早在2015年,暴风集团已经将亏损严重的暴风魔镜出表,留在表内的暴风TV在2016年净亏损3.58亿元。2017年,暴风集团开始感觉到资金上的压力。在2017年9月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冯鑫承认自己上市后“有点膨胀”,并称“现在暴风的能力只能做影音、电视、VR,内容这块有就有,没有就算了”。

  财务数据显示,在2015年至2017年,暴风集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出5.8亿元,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出8.53亿元。换句话说,暴风集团要想维持业务扩张,需要依靠大量融资。在2015年一季度完成上市之后,暴风集团的资产负债率仅25%,而到2017年第三季度末,这个数据已经超过70%。

  2018年刚一开始,暴风集团提出“All for TV”,并披露未来TV业务要整体注入上市公司。但是暴风集团的资金问题没有解决。2018年5月,暴风集团撤回了原本20亿元的定增计划,并披露了一份拟融资5000万元的新方案。该方案一度被调侃为“迷你定增”,并直接使得暴风集团在复牌遭遇跌停。

  整个2018年,暴风集团难言起色,加上各类资产减值,全年净亏损超过10亿元。冯鑫的股权被冻结,上市公司数次成为被执行人。

  2018年7月,暴风集团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片近万字的对话实录——《三年大考,暴风雨中的暴风——冯鑫的内部两小时长谈》。冯鑫在文中认为,暴风集团遭遇资金困境的原因主要有三点,一是经验不足,上市公司没有任何一笔融资和并购;二是对钱的属性认识不够,把债券融资当作股权融资用;三是心态膨胀,业务布局贪婪。

  寻求对赌融资,多机构被“坑”超60亿

  正如冯鑫所说,尽管没有从资本市场拿到钱,但在业务扩张过程中,暴风集团以其上市公司背景,与多家机构合作,拿到了数十亿元的资金。这些大多存在兜底条款的资金,最终反噬了暴风集团和冯鑫本人。

  资料显示,暴风魔镜在2015年上市后获得了来自松禾资本、华谊兄弟、天音控股的1000万美元A轮融资。2016年,暴风魔镜在B轮又获得了中信资本领投的2.3亿元人民币融资。此外,在2017年12月,暴风集团又宣布,暴风TV母公司获得了来自上市公司东山精密和江苏如东县的8亿元投资。

  除了为子公司引入战略投资人,暴风集团还利用“上市公司+PE”模式,设立产业并购基金,撬动资金杠杆。

  2015年12月,暴风集团以控股子公司暴风创投作为GP,与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歌斐)、平禄电子成立了总投资额5亿元的暴风云帆基金,参投暴风VR、暴风TV等。该基金中,上海歌斐作为LP出资4亿元。

  暴风云帆基金成立有条款约定,当上海歌斐累计分配金额低于其投资本金及固定收益之和时,由暴风集团回购上海歌斐出资对应的基金份额。暴风集团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冯鑫为该回购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2019年5月底,因暴风集团未按合同约定支付转让价款、违约金及其他费用,上海歌斐提起仲裁。11月,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庭裁决暴风集团向上海歌斐支付转让价款4.62亿元,冯鑫承担连带责任。

  暴风集团的对外融资中,最受关注的案例是被坊间称为“金融惨案”的MPS项目。MPS指的是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

  2016年2月,暴风集团全资子公司暴风投资联合光大浸辉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光大浸辉),发起设立了一只规模为52.03亿元的产业并购基金——上海浸鑫。光大浸辉是光大资本下属的子公司。而后者是光大证券的全资子公司,主要从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业务。

  上海浸鑫的主要目标是收购MPS公司65%股权。MPS彼时的估值高达14亿美元,主要从事媒体转播权管理,拥有意甲、英超、美洲杯、NFL等著名体育赛事在全球或部分地区的转播权。

  但在上海浸鑫以高达47亿元的价格入主后,MPS公司在版权市场上接连失守,被竞争对手击败。此外,作为MPS创始人的Andrea Radrizzani早在2015年就成立了Eleven Sports,从事赛事转播,构成了与MPS的竞争。2018年10月17日,由于无力支付版权费,英国高等法院裁决MPS破产清算。

  这边的收购项目一地鸡毛,另一边上海浸鑫也即将在2019年2月25日到期。在上海浸鑫52亿元的出资中,优先级有限合伙人出资人民币32亿元、中间级有限合伙人出资人民币10亿元、劣后级有限合伙人出资人民币10亿元。资料显示,招商银行旗下招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作为优先级合伙人认购了28亿元的份额。

  上海浸鑫投资方退出的方式是暴风集团最终完成对MPS的收购。MPS破产,暴风集团摇摇欲坠,收购已经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之后,招商银行对光大资本提起了诉讼。另一边,光大浸辉及上海浸鑫也以暴风集团和冯鑫未能履行上述回购协议的约定为由,对暴风集团及冯鑫提起“股权转让纠纷”诉讼,要求暴风集团及冯鑫承担损失赔偿责任。

  冯鑫被捕,“小乐视”陨落

  据媒体报道,在MPS项目的融资过程中,冯鑫存在行贿行为。另据上海市静安区检察院披露,冯鑫被批捕,涉嫌的罪名是“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随后,暴风集团在四个月内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暴风TV是暴风集团在扩张中孕育的最重要资产。但在今年7月,暴风集团已经以丧失控制权为由,将暴风TV出表。

  暴风TV官网仍能正常打开

  与暴风影音不同,在上市公司体系外的暴风TV,官网仍能正常打开。12月4日,界面新闻记者拨通了暴风TV全国客服热线,一名自称第三方呼叫中心客服的接线员称,暴风TV已经停产停售停止运营,公司“不存在了”。

  暴风集团的股票目前仍在正常交易。12月4日收盘,暴风集团报每股3.22元,较其历史高点的跌幅超过97%,对应总市值仅10.61亿元。截至9月30日,暴风集团股东户数6.35万户。

  从现有情况看,暴风集团未来退市或难避免。


八八伍财经

关注885财经微信公众号 领取更多股票涨停策略

专心 专业 专注;穿越牛熊 放心赚钱

100万股民都在用的风控资讯服务平台

885财经
相关文章

热门词条

热门推荐

热门要闻

热门企业

财经学堂

分享到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